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水静流深

你若爱,生活哪里都可爱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暮鼓鸦鸣  

2009-12-24 01:06:10|  分类: 原创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   我曾经在故宫后面的景山后街住过一年。住在顶楼,每天下班时,打开窗,就能看见鸦群扑拉拉从景山方向飞来,在晴空中形成一些跳跃黑点,然后撒下一路咿哇鸦鸣。

    离开北京后,觉得南方甚少乌鸦。可能是鸟雀太多,树丛太厚,乌鸦置身其中,人们看不出来而已,或是因为,乌鸦确乎不喜欢南方的潮湿。就像北方好多朋友一样,习惯了干寒萧瑟,置身岭南的水汽繁茂,反而就想逃离。

    这次陪着朋友去了故宫。

    同长城一样,这是我来过N次的地方。好像可以说得出许多历史的细节和脉络,但真的进来了,又觉得哑口无言。

    古迹就是古迹,以不变应万变是它最大的特点,正因其千载不变,所以成就宏伟的传奇。故宫也是,我们从后门进,前门出,那些红墙金瓦,雕梁画栋,灰暗然而宽阔的路面,一如往昔。每次来到这儿,我都能有新的感觉。绝不因为次数多而有重复单调的思想。

    在讲解员娓娓的话语中,我们一行人顶着刺骨寒风,走进历史中。这些讲解员姑娘,对故宫的掌故应该说是如数家珍吧,人事纵横,随意道来,在绵绵的故事中,明清时代的皇家生活,历历如在眼前。

    站在空旷寒冷的宫中广场上,我仿佛穿越时空走进古代一样。突然间人群济济,峨冦博带状,宫女穿梭,小心异异的模样。小小的故宫,最盛时据说达到十几万人。天啊,这么密集的居住率,真是难以想像。那些朝代,已经成为历史,那些人,已经灰飞烟灭,那些过程,已经成为故事。只有这巍峨的宫墙,和墙里的建筑,千载静默,不舍不弃地守候着。

    乌鸦又飞来了。先是几只几只地在金色的屋檐上嬉戏。然后就是一群一群地跟随,在北方明净的天空中翻飞。这让我想起N年前的景山岁月。

    这些乌鸦,也如人类,一代一代地在这片土地上流转,生息。我不禁想,它们,有前世今生吗?在这古老的禁脔之地里,只有它们,从古至今,是自由的精灵。而我们,永远,得不到那样的自由,从心灵,到身体。

      北方冬天的太阳,五点不到就已经接近西边天际。暮鼓声穿透莽莽的故城重檐,在寒风中旋转低回,转瞬即逝。不经意间,如同脚下土地的某种共鸣。一般人,不在这多走几次,很难感觉到。加之故宫皇道上那些各色的叫卖声,将这传统而纯正的声音湮没在噪音里。

    还好,正当我被摊贩叫卖的声音困扰的时候,国旗卫士们列队整壮,唱着国旗之歌,扛着寒光闪闪的刺刀,刷刷地走向天安门前。是降旗的时候了。因为清场的缘故,我们被堵在城墙之后,无法看到降旗的全过程。但还是能够从那些威严的口令声中,感受到、想像到,每天都有这么一刻,共和国最有代表性的旗帜,见识了风云变幻后,暂时低下头颅,走入睡眠。

     下午六点多时,走出城墙,站在金水桥上,鼓息鸦栖,只有辉煌的天安门,在辉煌灯光的映照下,显得特别庄严高耸。

     这样壮丽的表象,让人瞬间就忘记了历史,忘记了那些宫墙后的故事。甚至,就连自己,也渺小得近乎可以被忘却!

    暮鼓鸦鸣 - 水静流深 - 水静流深

 

暮鼓鸦鸣 - 水静流深 - 水静流深

 

 

暮鼓鸦鸣 - 水静流深 - 水静流深

暮鼓鸦鸣 - 水静流深 - 水静流深

 

暮鼓鸦鸣 - 水静流深 - 水静流深

暮鼓鸦鸣 - 水静流深 - 水静流深

暮鼓鸦鸣 - 水静流深 - 水静流深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