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水静流深

你若爱,生活哪里都可爱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梦里慈颜  

2009-04-16 11:26:12|  分类: 原创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   十四日早上五点五十分,从梦中醒来,泪流满面。

    梦里,我回到家乡,祖母从正屋里走出来,走到村口迎接。她笑眯眯地看着,轻飘飘地向我走来。音容笑貌、衣饰打扮、走路的样子,一如从前。

    拉着祖母的手,我觉得奇怪,以前那双手是布满老茧的,而现在,温暖而柔软。梦里我也知道,她已经辞世二十多年了,可我还是拉着她的手,对她说,“奶奶,我已经几年不见你了!”是啊,从父亲去世后不久,奶奶来过我的梦里,之后就好久没梦到她了。

    奶奶只是笑眯眯地看着我,不说话。我对她说,“我好想念你,以后你还是要多到我的梦里来啊!”话未完,便哽咽难已。

    我们家乡俗话,隔代亲,意思是说,祖父母与孙辈的感情要超过父母与儿女。我的祖父早逝,六几年吧,我哥刚出生。祖母那时还年轻。拉扯着几个儿女,真是不容易。而祖父去世前,七个儿女中,饿死、病死的竟然达四个,那个时代的事情,放在现在是难以想像的。而祖母在这些接二连三的打击面前,能够那么坚强,也是我今天想起来仍然十分钦敬的。

    父亲脾气大,在祖母面前总是耍一耍儿子的性子,祖母总是轻声安慰,从不言重。母亲在儿子面前,再大再老的儿子,都是当小孩看吧。所以我觉得父亲的脾气,大半是祖母骄纵出来的。

   

    小时候的记忆里,穷是最主要的印象。祖母与父母辛勤一年,年景最好的时候,年底能分到三十元钱左右。年景不好的时候,还要“超支”。

    春天到三月初的时候,家里就没米了,到山坡上的地窑里把土豆、红著一次次地拉回来,切成细粒煮来吃。祖母有胃病,经常吃了这些东西就吐酸,父母有时就去借一点米,煮成粥给她吃。而当我们在粥香前吞口水的时候,祖母总是要把粥给我们喝。过年时家里杀的肥猪,一半卖掉,一半做成腊肉。有时客人来时或祭神时,会切出一点。那是我们的节日。只要一块肥腊肉,我便觉得世界的美好。过年了,能穿一身新衣,不用再穿哥的衣改制的,也是我开心不已的事情。现在,真的想像不了当年的穷困。不只我一家 ,应该是,整个中国吧。

   祖母善厨,解放前曾多年给当地一个富豪当厨子,颇得赞誉。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这话说得真是贴切。不过祖母还是尽最大努力,把菜做得味道香浓。土豆、红著切碎后放在水里浸泡,会产生许多淀粉沉在水里,拿来与鸡蛋搅成一体,放进一些菜粒,放锅里慢煎,成块后切丁,加辣椒爆炒,美味无比。春天到山上采下许多野葱,加鸡蛋煎,也是记忆中的美食。还有水牛花饼、红著糖、桂花糖、桔子糖、松子糖,都是山野里的花果做成的,今天想起来还流口水。小时我淘气不已,经常掏鸟窝,摸鱼,拿回家来,她都要做成菜,一点也没有责怪。我第一次吃到苹果是在十岁时,祖母的一个姐妹来家看她,带来一个大苹果,客人一走,她就切成片,给我们一人分两片,从此,我竟然就喜欢上苹果,现在每天都要吃苹果。每次吃苹果,就想起当年。

    我要感谢祖母,不仅在生活上照顾得妥贴不已。更重要的是在精神上的引导和潜移默化。我的许多性格,今天审视起来,其实都是祖母所传。

    祖母面对再困难的情况,也不会暗自哭泣。总是对我们说,会有办法的。人不是死的,只要想办法,就会有出路。有时候春天家里没米时,如果红著都不多了,她就会去把母鸡拿到集市上卖了,换点米回来。还有一次,我们读书没钱时,她动员父亲把没养成的猪卖了。实在连这些都不行的时候,她就会找她那些姐妹,想办法借点米,或借点钱,然后再慢慢还上。

 

  祖母是山村院落里的调停员。山区村落,有大有小,大的几十户,小的几户人家,但东邻西里,总是矛盾少不了。一些家里,父子兄弟阎墙,妯娌姑嫂相争,反正平静的日子,总有鸡飞狗跳。只要她一去,不消两三刻钟,马上烟消云散。这在她来说,是日常工作的一部分。每天都要为此奔来跑去,只要哪里有吵骂之声,她就提起小脚,飞快跑去,不需要别人来提醒的。

  我那时最不喜欢的就是读书。闻到书本和铅笔的味道,头脑就乱哄哄一团。看到老师讲课,总觉得是在听天书,还不如在放牛的时候,听邻居爷爷讲三国和杨六郞。作业也很少完成,因此成绩在班里总是最后一名。每次成绩单出来,回到家必然挨一顿“饱餐”,我爸称之为“竹笋牛肉”,一把很宽很长的竹片打得七零八落,我才会被祖母拉到怀里,在房间里躲着父亲,她抚摸着我的伤处,总是泪流满面。一面给我涂菜油,一边跟我说,“孩子,你没事的,你一定会走出这个山沟的!我的眼睛是不会走眼的,你将来会走得很远很远,你跟你父亲的命是不一样的!”父亲不给我吃饭,她会在半夜里把我从梦中叫醒,端上一碗热腾腾的丝瓜汤或者红著饭。不管我的成绩如何之差,祖母不论是在私下场合还是公开场合,都会宣扬她的信念,她的孙子一定会飞得又高又远。我何时开始成绩节节上升,何时开始爱好读书,如何走上正规,这些都不重要了。如今我怀念她时,最为感念的就是她在我最不堪的时候给我的那些数不清的鼓励。小孩是需要鼓励与正面引导的,这是她教给我的方法。但可惜我受父亲的影响,在教育儿子的时候,有时经常会不免简单粗暴。

 

  我读初中的时候,已经在学校和班级稳居第一,每次父亲听到我拿第一名或者是获什么奖之类的消息时,从来都是微笑而过。而祖母,则会拿着那张单子,在走门串户的时候给人家到处宣扬。以至于,好像全世界都知道,我在学校里是最厉害的。而在祖母的心中,那方水土里,我就是最厉害的。那时,哥哥其实成绩比我要好得多,读书也努力得多,祖母也很喜欢他,但她总是说,你哥比你老实,没你有出息。这理论,今天的教育家不知认同与否。但我那时心里也有点打鼓。不过,实际的效果是,为了不至于破坏自己在别人心目中的形象,我开始认真读起书来。并且开始在书中发现了跟自然界不一样的乐趣,于是跟村里那帮野孩子们离得也远了。

  在我成长得越来越快时,祖母的身体却越来越差,胃病越来越严重,还有风湿、头痛等。一个女人,在营养不良的情况下,生育过七个儿女,病痛又得不到及时和有效的治疗,于是小病变成大病。她只能经常去游医那里抓点草药,勉强对付一阵。

  我十一岁那年,急性扁桃体炎变成慢性,然后就开始无休止的不停感冒。祖母陪着我到处去找中医,从这个山冲跑到那个山冲,而对于自己的病,却认为不需要费钱治疗。有一年,大概我是十五岁的样子吧。几只乌鸦从屋顶上飞过,哇哇地聒噪着。祖母对我说,“孩子,我可能要去见你爷爷了!”

  从那以后,她经常对我说,“我已经有预感了。我可能只能活一两年了!”或者是,“白鹤娘娘已经给我报梦了,要我上天去了!”白鹤仙娘是谁?我不知道,可能是她信仰着的那个教派里的仙姑吧。

  但我对这些是不屑一顾的。总认为那是奶奶在病痛之余的无妄之语。

 

  直到第二年春上,祖母开始卧床不起,我才恐慌起来。那时我已经在离家十来里的地方读高中,本来是寄宿读书的,但不知为什么,总觉得祖母的预言要成真一样,生怕她离我而去,所以主动地改为走读。每天走的时候,到她床前看看她,摸摸她的手,然后才会背着书包出门。每天回家,第一件事就是到祖母所住的后房,告诉她我回来了。

  父亲的眼神里越来越忧郁。母亲经常会背着我们叹气。

  祖母的手也越来越瘦,越来越冷。吃的东西越来越少。并且不愿意再配合医生,她说是浪费钱财。说是把钱留着给哥和我读大学用。

  有一天早晨,我上学前,照例是到祖母床前请安告辞。祖母拉着我的手,把我拉过去,让我俯下身,把我抱在怀里。嘴对着我的耳朵说,“孩子,记住我的话,一定要走出这山沟沟!不要像你父亲一样,在这山里生活一辈子。以后长大了,记得对父母好!我要死了!我死了后会成仙升天的,会在天上保佑着你们的!去吧,好好读书!”祖母说完,就闭上眼睛。深陷的眼窝里满是泪水。我安慰她说,“没事的,你会好起来的。我先去读书,下午回来我再来看你!”

  走在上学的路上,我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下来。奶奶拼尽全力说的那些话,不停地在我耳边响起。我想回去,不上学了,又怕她骂我没出息。只得一步一回头地向山外走去。坐在课堂里,一点心思也没有。老师讲什么,完全是世界之外的话语。下午等不到放学,我就向班主任请假要求提前回去。

  走在山路上,离家越来越近。心情也越来越迫切。但不知道为什么,脚总是发软,心慌得不行。

  离家还有两里路的时候,看到山村上空一片淡淡的云烟。我的心就更加无助慌乱。因为,在我们那儿,天空中如果出现那种烟雾,大多是某家有人辞世的迹象。可能是因为烧床草、遗物之类,还有铳硝在天空形成的薄雾。

 

  回到家,只见堂屋洞开,许多人在家门前,有忙着的,有站着的。母亲和姑姑的哭声很大。

  我把书包往地上一扔,就冲向祖母的房间。

  房间里已经只剩下一张空床。

  我转头又冲向堂屋。

  祖母静静地躺在门板上,眼睛是睁开的。我大哭着扑向她,拉着她冰冷的手。贴在自己脸上。我知道一切已经无可挽回。但我知道,她的灵魂,一定还要周遭徘徊。父亲走过来,把我轻轻地拉起来。给祖母合上眼睛。我跪在地上,大声哭喊。这是我这一辈子第一次这样,可能也是最后一次。

  天昏地暗,日月无光。

  祖母驾鹤西去了。永远离我而去了。生命中从小爱我怜我护我佑我的人,就这样走了。

  祖母去世后,父亲用了全部的财力操办仪式,加之祖母在世上到处积德,人望颇高,以至十里八乡的人都来了。两三公里长的送葬队伍迤逦而行,我低着头,哭着走在父亲的后面,觉得自己突然长大了一样。

  那半年,我的日子过得极其不堪回首。(待续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6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