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水静流深

你若爱,生活哪里都可爱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在那遥远的小山村  

2009-05-11 00:53:24|  分类: 原创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  

岁月如刀。在见到母亲的时候,我总这样感叹。

每次回家,看到她脸上皱纹又增加不少,黑红如同家乡风干的秋枣。时间的印痕,毫不留情地,刻在她脸上。

 母亲一个人住在山村里的大房子里,是显得孤单了。然而又有什么办法呢。她就喜欢这块土地,山村里散漫自由,然而乡风浓郁,这样的氛围吸引着她,让她不愿在城里住下去。其实我知道,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理由,她要在这里守望着不时回家的父亲灵魂。

 那天离开家乡之前,跟母亲和哥哥一起,我又在奶奶和父亲的灵前烧了一些纸钱。一边弯腰往火盆里添纸,我一边调侃,“爸,送点钱给你打牌用吧!”看着父亲那亲切的笑容,仿佛又回到一家人在一起时的日子。母亲也跟着笑了一下,然而瞬间脸上就挂上了忧伤。我的话显然触动了她的记忆。那时候因为爸喜欢打牌,他们可没少吵架。但现在,那吵架的日子,又是多么遥远且让人想念。

  趁着母亲在忙着给我收拾行李的当儿,我在母亲的房间里独自坐了一会儿。空阔的房间里没有多少家具,大床上的席梦思被搬出靠在墙壁上,因为腰椎间盘突出的缘故,母亲无法享受这柔软的睡床,只得把床板上垫上棉被。摸一摸被子,潮凉和单薄的感觉。漂亮的塑料窗帘则因为姑妈的孙子来访时打闹中扯下来,一直没来得及修理,斜斜地挂在窗上。坐在妈妈的床上,四望白白的墙壁,我竟然有点后悔在家乡盖这么大的房子。房子大,我们又很少回来看她,更显得空阔。如果房子小一点,更加紧凑一点,也许母亲就不会显得这么孤单吧。

 打开衣柜,里面整齐地放着我给她买的几床蚕丝冬被。还有那些新衣服,都是她舍不得穿的。嗔怪过她多少次,可母亲总是改不了这个习惯,只穿旧衣服,新衣服只在来客时或者走亲戚时才穿,或者是放得太久了,几成旧衣了,才穿一穿。

从母亲的房间走出来,看到她打包的那些家乡菜,我又闻到了那熟悉的坛子菜的香味。每到夏秋,母亲都把那些她自己种的蔬菜做成坛子菜,收藏起来。每当我们夸奖她坛子菜做得好,又香又不咸又好吃,她就把功劳往奶奶身上推,说是奶奶传下来的坛子好。说起这个来,母亲确实颇得奶奶在做菜方面的真传。那些茄子、豆角、南瓜花……等等诸多蔬菜,经过蒸煮、晒干、加盐、揉搓、腌制,在从前是冬季青黄不接时的美食,现在则成了我调剂饮食的珍品。还有红著粉丝,也是我最爱吃的,母亲知道我喜欢,所以每年都会在屋前屋后的坡地种许多红著,加工成粉,,或者叫乡人带来,或者是等我回家时取走。吃着母亲做的菜,好像又看来母亲在山坡地头劳作的情景,闻得到那太阳和绿叶的香味。

在堂屋的祖先灵牌前磕过头,我开着车缓缓地从村子里走出来,转过村子右边的山包,再看到母亲的时候,车已经走到对面的山脚下了。

崇山背景下苍色的山村前,母亲站在那里挥着手,看着儿子的身影与车一道,很快地向远方走去。

我坐在车里,想着母亲又是一人生活在山村里,心里空落落的,五味杂陈。

对于她来说,这也许是安逸和快乐,而对于我来说,却总觉得有点残忍和无情。唉,也只能由着她了。

母亲节里,写这点东西,算是对母亲的一个问候吧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