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水静流深

你若爱,生活哪里都可爱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微光残梦  

2011-02-24 08:12:32|  分类: 诗经我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 《诗经》我读之:《鸡鸣》、《女曰鸡鸣》

 

  醒来,天还未亮。残梦依稀,如那夜灯的微光。

  这样的早晨,曾经多少次重复?读那些古人的诗章,大抵都是相似。虽然此时没有鸡鸣,然而梦中的温暖,仍然在这晨光中荡漾。

  感性与理智,在小小的空间之间徘徊相持,形成一种美丽的纠结。在梦中时,陋室即天堂,草窝是春帐,任谁是如何的强横,也无法剥夺我的温馨时光。醒来时,躺在万豪中酒五星级的大床上,想着那些如浮云般的愿景,顿然就感觉到有些人生无常。

        还是要有些激情的。那些做梦的人告诉我们。为什么总是要在理智与冲动的边际徘徊呢?想起《鸡鸣》那样的文字,就孤独地在锦被中胡思乱想。有时,今人与古人相比,真的是少了许多趣味,少了许多自然天成的美丽。

        春梦无限,令人留连。多少年前的此刻,高头大马的官员与陋巷平房的百姓,都在《诗经》里,在鸡鸣时分享受着二人世界的温暖,唐明皇“从此君皇不早朝”,跟皇宫里马夫跟老婆故意说窗外“昧旦”,是一样的可爱与憨态可掬。在爱情中,不论多大的官,多老的男女,都是一样充满着童真的可爱,充满着质朴的欲望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们却因为这些在当今看来不得不做的乱七八糟、连绵无限的事务,被迫各自将身体和心灵漂泊流浪。

         《诗经》已远,梦里那朦胧的长发飘散无形,窗外的市声车声越来越嘈杂的时候,催人的电话也响起来,终于不得不离开这些温暖,离开这些想像,从残梦的碎片上站起来,楼下的会议又要开始了,我还是要继续做那些庸吏必做的功课,没办法像古人一样,浪漫地说,“匪东方则明,月出之光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 (已经好久没有写这些东东了,因为这个春梦,突然就想起《诗经》来,突然就觉得好羡慕古人的率真自然。有假正经的道学家讥之为“诲淫诲盗”,但其实人家诗经中的男女,真的是比我们要多好多幸福指数!将这两首诗放在一起,是因为一直就觉得,他们在情景上,是何等地相像!)

附:

1、《诗经--鸡鸣》

鸡既鸣矣,朝既盈矣。匪鸡则鸣,苍蝇之声。
东方明矣,朝既昌矣。匪东方则明,月出之光。
虫飞薨薨,甘与子同梦。会且归矣。
无庶予子憎。

2、《诗经--女曰鸡鸣》

女曰鸡鸣,士日昧旦。

子兴视夜,明星有烂。
将翱将翔,弋兔与雁。

弋言加之,与子宜之。
宜言饮酒,与子偕老。
琴瑟在御,莫不静好。


知子之来之,杂佩以赠之。
知子之顺之,杂佩以问之。
知子之好之,杂佩以报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0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