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水静流深

你若爱,生活哪里都可爱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好字  

2010-08-23 07:38:23|  分类: 原创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  董桥说,字好字丑,难有定法,眼看心喜,就是好字。他这个“字”,其实已经达到书法的境界了。董形容几位名家的字,形象地说,台静农的字高雅周到,放浪而不失分寸,沈尹默的字有亭台楼阁的气息,鲁迅的字完全适合摊在文人纪念馆里,郭沫若的字是宫廷长廊上南书房行走的得意步伐。

  我知道董先生也是写得一手好字的,笔画里颇有风骨。

  不禁就想到现在,想到自己,想到自己的周围,把书法爱好者除开以后,会写字的,大抵已经不多。

  最近新调了单位。那日到新单位交表格,拿出表格的时候就觉得惴惴:因为电脑使用已久,现在已经就如邯郸学步的人一样忘记写字,歪七扭八的钢笔字,实在让自己汗颜。坦率地承认,到目前为止,写得最好的、自己最满意的字,大概算是自己的名字,因为是写得最多的。

  唉,电脑在方便我们的时候,悄悄地就让我们写字能力退化了。这大概就是现代化的代价吧。

  少年时候,父亲总让我写春联。写完后挂上门楣的时候,通常自己都是脸红着,心里想,这不是一种夸赞,而是一种惩罚。那对联经久地挂在门上,用一种反面的力量催我认真学字。于是在学校上课时总是偷偷地临摹着老师的板书。幸而从小学到高中的语文老师们,大都写得一手好板书,我因此也就慢慢提高,虽然书法一般,但写出来的字总还算对得起观众。

  然而自从九十年代初用上电脑以后,因为写文章经常要用电脑,逐渐已经适应键盘的方便快捷,目前打字速度倒是挺快,每分钟七八十字不在话下,但要拿起笔来写上千把字,则实在是痛苦之极。那笔已经生疏得如同木匠锈蚀的刨子,在纸上行走的时候涩困异常,又如患腿疾的跛子,重心不稳,凌乱不堪。

  年初回家乡,参加姑妈的生日庆祝酒宴。看那屋内屋外的对联,字写得根基稳固,凝重内敛,一问之下,写字者竟然是一位只读了几年书的老农。不禁大为吃惊。然而细想之下,那个时代的人,只要读过一点书的,谁都是一入学就写字,以写得一手好字为有文化的表现。这就是中国文化的魅力所在。

  有一天在香港,饮宴时一位生意场上的朋友说到一句话,怕我听不明白,用圆珠笔写在餐巾纸上递给我。一看之下,大为吃惊,钢钩铁划,力透纸背,却又是这么随意地写出来,佩服不已。

  其实,在台湾,在香港,或者在大陆之外的其他华人社会里,好多人都还是能写字的。

  而在大陆,拜“文化大革命”所赐,六十年代以后生人,能写一手看得过去的字的人,大概已经不多。

  时代再发展下去,到我们的下一代,下一代的下一代,还会有人能用笔写字吗?

  这种退化的趋势,眼看是无法遏止的了。

  那日,领导拿到表格的时候,瞟了一眼说,嗯,你的字写得不错。看他的表情是真诚的,不禁心中就放松下来。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呀,看来自己的基础还在。回家后,用白纸认真的抄写一遍诸葛亮《出师表》,看来看去,却是完全的不满意。水平退化得确实厉害,于是明白了人家的夸赞终究是一种客套。

  又或者是因为,现在还会写字的文化人,真的已经不多。

  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1)| 评论(2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