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水静流深

你若爱,生活哪里都可爱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红薯  

2010-10-24 23:34:16|  分类: 原创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到火车站送走母亲回到家,见桌上放着袋红色食品袋包装的东西。打开一看,是晒干的红薯干。每块都是一样,颜色深沉,棱角分明。两头尖锐,中间厚钝,虽然大小不一,然而坚硬如铁,都是一样的质感。

       母亲来时带了大包小包许多东西,这包红薯干却一直未见,可能是她认为那些肉啊、鸡啊之类的要比这贵重得多,所以忙不叠先拿出来,这包红薯干是快走的时候清理包包时才发现,于是不经意间就放到桌上了。

       拿起一块放到嘴里,尽管我素以钢牙自豪,还是觉得有点费力。只得放在口里,一边看书一边品味着,待口水将红薯软化了,再慢慢细嚼。吃得出来,是刚做好晒干不久的,糖分还没有出来,所以又硬又没有味道。

       那天在灯光下陪母亲看电视,在她吃瓜子的时候,无意间看到她的手上都是黑黑一片。拉过来一看,大吃一惊,手心竟然会是这样的,姑妈笑着解释,那是红薯浆,洗不掉的。拉着母亲到洗手台,用洗手液洗了半天,还是一样,看来这红薯浆确是顽固难化。遂记起自己小时候,最怕的就是这样的浆液沾到手上衣服上。

      母亲说,今年因为天气不很正常,红薯也不是很丰收,来广州之前挖了一两片地,晾在水泥地上。其他的都还在地里没动,如果天气好,回去就可以挖了。今年收成大概能有三四千斤吧。吐一吐舌头,我只能这样表示吃惊而已。马上就想像着母亲挑着一担一担重重的红薯走在丘坡上的情景。小时候最怕的就是跟着父母亲到山上去收红薯,担担沉重,压得肩膀生痛。红薯收回来后,还得把红薯叶也都挑回家用来喂猪,那也是一种很费力气的活儿。

       这么多红薯,来来回回的,也得几十趟吧。幸亏老天没给她丰收的年景,要不然不又得多走几十趟?想来真是心里不是滋味,于是不由自主地皱皱眉头。母亲见我的样子,笑着解释,没问题的,我每次担轻一点,多走几趟就好了。也都不是很远,就在房前屋后。

       姑父嘲笑她,说她费劲地种红薯,就为了做粉丝和红薯干给我们兄弟,其实这些东西村里人人家里都有,拿钱什么买不到。母亲嘿嘿微笑,什么也不说。其实我是知道,母亲表面上大大咧咧,实际上可不是,自己种的东西,跟买的东西,就是不一样,怎么着,都是自己一手一脉看着从地里长出来,从锅里拿出来的。就象她曾经说过的,自己家的孩子也是人,别人的孩子也是人,但自己的孩子,跟别人的孩子,感觉就是不一样。说来,其实,真的就是一样的道理。 

    农历9月9日母亲生日那天,我非得请她到外面下馆子。她则是买了菜,说在家里做算了。也不是什么正生(我们那称逢十的生日为正生),平常生日随便一点。然后抝不过我,还是到外面的雅湘居吃了。点菜的时候,我无意间点了一道蔬菜,番薯叶。吃的时候,母亲特意吃得比较仔细,细嚼慢咽的。吃完连连点头,说味道不错。然后笑着说,我们家种那么多红薯,那些叶子拿城里来卖,应该也能卖不少钱吧。

     我笑着说,是啊。肯定能卖不少钱的。如果你愿意,以后住广州来,我在郊区给找块地,你还可以继续种红薯啊。种了红薯,也可以拿叶子卖钱,也可以拿红薯干卖钱。母亲笑着想了想,摇摇头说,不行,家里那么多地,闲着多可惜。座中诸人,你看我,我看你,全都笑起来。

    母亲在城中的这些日子,我也正好是陷入疯狂忙乱中。亚运会那些大大小小的嘉宾名单和接待方案,一稿一稿不一样,还有大大小小的会议,一个接一个,白天黑夜的开,还有一些不识趣的海外朋友,在亚运前组团来访,整得我们这些人好像是分身无术一样。原先答应带母亲看这个看那个的,大部分都计划泡汤。只趁着空余带她看了小洲村、珠江新城,夜晚游了一趟珠江。还好,百忙中请了半天假,陪她们到珠江医院做了一次全面体检。检查的结果还不错,身体都还好。两三年了一直想让母亲来广州体检一次,总算是完成了任务。

     拿到体检结果那天,我就跟她说,以后每年都到广州来做体检吧。人老了,还是要注意不要生大病。小病小痛的倒不怕,大病就很麻烦。家乡的医院水平一般,真的是不放心。母亲连连点头。说父亲当年不就是因为在家乡医院看病,给医生误了吗。要不怎么会那么早就走。说着说着,就有点伤感的样子。我连忙转移话题说,亚运会快开始了,这些日子也没陪你们,等亚运开幕之后,好好陪陪。在我说抱歉的当口,母亲对我说,看着你们都忙,我也想着自己家里的事情了。我说,你有什么事情,莫非就要回去吗?她认真地说,是啊,家里的红薯大部分还没收,别人家可都快收完了,就怕这天气一变,雨水一来,红薯可就都烂在地里了。姑父姑妈也在旁边唱和,都是急着要回家乡去。倒是姑妈直率地说,你这么忙,我们住在这,你心里还要想着挂着,不如我们回去了,你反而压力小一点。我知道,这才是她们急着要回去的真正原因吧。当然,家里事也是一个因素吧。

     左留右留,她们在广州又多住了几日。然而每次晚上一坐在一起看电视,母亲就不停地提出要走,总是念叨着地里的红薯。姑父也是,大概好久没跟家里的朋友打牌,手也痒痒,又说催要竹片的人越来越多,回去的念头也是一日强过一日。没办法,看他们呆着无聊,亚运开幕在即,自己也确实没时间陪,只得让她们回去罢。

 送完她们回到家,看着桌上的红薯干,突然就想到母亲的手掌,粗糙,黝黑,跟这红薯干一样。知道我喜欢吃红薯干,母亲就种红薯,知道我喜欢腊肉,原来她总是要养猪,后来因为身体原因在我们的的反对下才作罢。为了儿子们的爱好,母亲总是忘我地做着这些我们看来是不必要的事情。但谁又能说她做得不对呢。

 默默地把红薯干放进冰箱下层,关冰箱的时候,又发现冰箱顶上的红薯粉丝,竟然还是去年秋天母亲做的,到现在还没有吃完。

看着红薯干,红薯粉丝,想起孟郊的春晖诗,脑海也浮上一句,“慈母红薯丝,游子心头意” ,土是土了点,意思应该是差不多吧。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7)| 评论(2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