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水静流深

你若爱,生活哪里都可爱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鸡犬相宁  

2012-11-12 19:42:03|  分类: 诗经我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我读《诗经》之:《诗经·陈风·衡门》

 

     来到村里,下了车,拖着两三个包,高低不同,上台阶时,黑狗抬头看我一眼,尾巴轻轻在地面掠了一下,算是问候。

     装书的白色布包在它的腿上拖过,它也没有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 邻居家几只鸡可能下了蛋,咯咯地在阳台上叫唤。我把铁门一关,有一只鸡就被留在这方小小的天地里。黑狗与鸡,加上我,成为三角世界。

     坐下来,泡上朋友送的益生茶,窗外因为阴天的缘故没有阳光,然而亮旺旺的一片绿油油。

     因为市领导要来视察,许多人很紧张。所以电话一个接一个。我成为协调的节点,自然忙碌。也许是茶的关系,也许是已经老油条,我的心绪平静非常。老母鸡站在我的身边,安详地踱步。黑狗趴在门口,眼光沉静。这个世界,人与动物之间,竟然如此融合地形成一个默契的空间。

     中午吃饭时,跟纪委书记谈起自己的经历,其实印象最深刻的还是自己在农村出生长大的那十几年时光。他也一样,为自己做为农民的儿子感到自豪。在这里并没有排斥城里人的意思,但深谙农人,对于在农村工作来说,还是颇有优长之处。这大概就是目前报端常说的接地气之类的概念吧。

      世上最重要的、最可享受的氛围,在我看来是安宁,这安宁,大抵可以分外内外和周遭三种。外面的安宁是易得的,清茶,微风,天高,云淡,皆为之静。最难得的,大概是内里的境界,雁过长天,飞鸿踏雪,浮光掠影,风过水面,禅宗这样描写,其实我都不认为贴切。按我的感觉,内里的宁静有点类似于那眼山泉边的芨芨碧草,任你泉边人生鼎沸,抑或暗黑寂静,它的心中,只有那丁咚的水滴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有了这种境界,周遭的静就无处不在了。

     喝着茶 ,我这样想。边把昨天随手抄写的那些句子拿出来。《陈风》“衡门”中,诗人这样叹息,“衡门之下,可以栖迟。泌之扬扬,可以乐饥。”我理解的是,只要心中安宁,在高高的城门之下也罢,在清清的乡下河水旁也好,都可以享受生活和时光。诗的后面还有一些说辞,“岂其食鱼,必河之鲂?岂其取妻,必齐之姜?”昨天看人家的解说,纷纭不一,好多都是坐在书桌前妄想胡猜的。此刻,面对窗外养眼的绿树,看着眼前和平相处的鸡犬,这样的文字,仿佛就是对目下情境的一种客观描述。娶妻不用只盯着那些美在花城的冠军,吃鱼也不需要专门跑去珠江的画舫之上。

    很对味道的叹息啊。也很有禅宗的意兴。

    我喝着茶,把黑狗唤过来,轻轻摸着它的脖子,看它享受地眯上眼睛。自己也同时享受着那种信任的温暖。

    茶的沁润,慢慢地洇入心田。这样的静谧,让我忘记了时光。

 

附:      《诗经·陈风·衡门》


衡门之下,可以栖迟。
泌之洋洋,可以乐饥。
岂其食鱼,必河之鲂?
岂其取妻,必齐之姜?
岂其食鱼,必河之鲤?
岂其取妻,必宋之子?

(因为简单,就不附加译文了。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1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