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水静流深

你若爱,生活哪里都可爱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于忧患  

2012-11-24 01:27:46|  分类: 诗经我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 我读《诗经》之《十月之交》

 

     一直以来,信奉“生于忧患,死于安乐”,认为国之兴衰,尤系于此。这大概也是许多深受儒家思想影响的读书人的共同特点。

    最近大洋两岸,欧亚南北,到处都是官尘纷飞,承前启后。别人的事我们管不了,可是自己国家的事情,总是会让我们不断地关注琢磨。联想起《诗经》“小雅”里,那些小官吏对于国家大事的叹息,于是就有一些满足,然而更多的却还是期待。

     古时,每当“烨烨震电,不宁不令”的暴风骤雨之时,或是“百川沸腾,山冢崒崩”的火山地震之中,抑或“高岸为谷,深谷为陵”的巨灾之后,百姓就会毫不犹豫地把原因归结于当政者,非常肯定地认为“四国无政,不用其良。”对于不关心民瘼的古时执政者来说,老百姓当时也只能这样,把怨愤悄悄地发泄到腐败的王朝身上。那时的天朝,也无须理会百姓在山野之间的如炬怒火,即便有些小打小闹的起义,也不过隔靴搔痒,即令是陈胜吴广或者李自成张献忠之类,又能怎样?不过是你方唱罢我登场。

     而到《诗经》之后两千年的今天,工业化、信息化已经完全改变政治生态,有人称之为“网民社会”。再以愚民政策、舵鸟策略或者胡萝卜加大棒来对待人民,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得手。所以在中国,执政者清醒地认识到“世情、国情、民情已经发生根本变化”,一代又一代的领导集体,越来越高地把“人民”二字高高捧起。

     但仅仅把“人民”二字举起来还是不够的。关注人民的关注,满足人民之需求,禁绝人民所厌恶,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 “贪污腐败,脱离群众,形式主义,官僚主义,必须下大力气解决。”这四种现实,顺序排列,算是最清醒地点出了问题的轻重缓急。

     “皇父卿士,番维司徒。家伯维宰,仲允膳夫。棸子内史,蹶维趣马。”(大致意思是:兄弟是高官,表亲做司徒,司机部局级,厨师也沾光。保姆上大学,妻子牛烘烘。)-----有时,比较比较,琢磨琢磨,两千年前的现实,跟今天的,竟然是那么相似。这就是中国,时序变迁,境界依然。

      所以,每当看到那些靠着裙带关系牛头马面不可一世的官员,我就想到这些字眼。

      然而,无奈丧气愁也好,羡慕嫉妒恨也罢,我们仍然只能一边认真做人做事,一边安然地等待上天的眷顾。

   

    原文:

 

十月之交,朔日辛卯。日有食之,亦孔之丑。彼月而微,此日而微。今此下民,亦孔之哀。

日月告凶,不用其行。四国无政,不用其良。彼月而食,则维其常。此日而食,于何不臧。

烨烨震电,不宁不令。百川沸腾,山冢崒崩。高岸为谷,深谷为陵。哀今之人,胡憯莫惩。

皇父卿士,番维司徒。家伯维宰,仲允膳夫。棸子内史,蹶维趣马。楀维师氏,艳妻煽方处。

抑此皇父,岂日不时。胡为我作,不卿我谋。彻我墙屋,田卒汙莱。曰予不戕,礼则然矣。

皇父孔圣,作都于向。择三有事,亶侯多藏。不慭遗一老,俾守我王。择有车马,以居徂向。

黾勉从事,不敢告劳。无罪无孽,谗口嚣嚣。下民之孽,匪降自天。噂沓背憎,职竞由人。

悠悠我里,亦孔之痗。四方有羡,我独居忧。民莫不逸,我独不敢休。天命不彻,我不敢效我友自逸。

 

译文
  九月底来十月初,十月初一辛卯日。天上日食忽发生,这真是件大丑事。月亮昏暗无颜色,太阳惨淡光芒失。如今天下众黎民,非常哀痛难抑制。

  日食月食示凶兆,运行常规不遵照。全因天下没善政,空有贤才用不了。平时月食也曾有,习以为常心不扰。现在日食又出现,叹息此事为凶耗。

  雷电轰鸣又闪亮,天不安来地不宁。江河条条如沸腾,山峰座座尽坍崩。高岸竟然成深谷,深谷却又变高峰。可叹当世执政者,不修善政止灾凶。

  皇父显要为卿士,番氏官职是司徒。冢宰之职家伯掌,仲允御前做膳夫。内史棸子管人事,蹶氏身居趣马职。楀氏掌教官师氏,美妻惑王势正炽。

  叹息一声这皇父,难道真不识时务?为何调我去服役,事先一点不告诉?拆我墙来毁我屋,田被水淹终荒芜。还说“不是我残暴,礼法如此不含糊”。

  皇父实在很圣明,远建向都避灾殃。选择亲信作三卿,真是富豪多珍藏。不愿留下一老臣,让他守卫我君王。有车马人被挑走,迁往新居地在向。

  尽心竭力做公事,辛苦劳烦不敢言。本来无错更无罪,众口喧嚣将我谗。黎民百姓受灾难,灾难并非降自天。当面聚欢背后恨,罪责应由小人担。

  绵绵愁思长又长,劳心伤神病恹恹。天下之人多欢欣,独我忧深心不安。众人全都享安逸,唯我劳苦不敢闲。只要周朝天命在,不敢效友苟偷安。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6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