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水静流深

你若爱,生活哪里都可爱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凯风自南  

2012-09-04 13:16:03|  分类: 诗经我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 我读《诗经》之“凯风”、“蓼莪”(两首)

 

      生日清晨,刚起床,就看到手机上有母亲打来的未接电话,赶紧拨回去,老人家爽朗刚健的声音就传过来,“生日快乐!”每年这一天,她总是第一个打来电话的人。而对我来说,这个日子的意义,除了自己老了一岁,还有一层意思,算是另一个母亲节。

    在电话里跟母亲聊天时,她总是滔滔不绝。一五一十讲起家乡最近旱象:好多菜都不怎么结果,地里的秋豆角因为经常浇水,长得还算不错,辣椒也种了不少,但收成一般,今年的红薯会像去年一样,因为久旱淀粉不足,做出来的粉丝不好吃。村中邻居家长里短,生死娶嫁,也都是话题。反正巨细无遗。我则对于她的饮食,如往常一样,在电话里问得仔细。劳作的母亲,经常喜欢早出晚归,七十岁了还以为自己是年轻时候,不以风吹雨淋日晒为意。经常责怪她不能如此之类,她也笑呵呵应承改变,然而一到大自然之中,她就会忘记自己的承诺。她的手机老是电池不足,自动关机,我要给她买一个,她马上就急急地说,“中国电信下个月有活动,要推出固定电话绑定送手机。到时候就方便了。”然后又加了一句,“又方便又省钱。”言下之意,买手机的钱,算是给我省下了。给我们做儿女的省钱,对她来说,也是成就感的一部分。记得以前父亲在世,我每月按时寄钱,母亲抠得很紧,父亲打点小牌,就只能靠我哥悄悄给他补贴。

   感谢现代化的通信工具,在这样的清晨,能够跟母亲像是近在咫尺交谈。就像我用微信,也可以跟远在天涯的儿子聊天一样。

   说起母亲,每个人都会有无数美好和慈祥的感觉,这就是母爱,无私而且无限。《凯风》吟唱道,“凯风自南,吹彼棘心。棘心夭夭,母氏劬劳。”(轻风徐吹,思念滔滔。我心哀哀,母亲辛劳。)不论权高位重,抑或草根黎民,对母亲的美德和至爱,永远都无以回报。我生在“文革”年代,举国贫困,母亲怀我,瘦得皮包骨头,祖母为此到各处食品站搜罗,讲尽好话,低声下气地把剩下的猪骨头拿回家,煮汤让母亲和母腹中的我增加营养。尽管如此,瘦弱的母亲还得挺着大肚子,跟随集体参加田间劳动,那个时候虽然没有相片留存,但其状其景,通过和父母的无数次聊天,还是能够想像。少年时代,经常跟着母亲上山砍柴,扯猪牛饲料,或者参加修水库,顶着夏天炎热“抢收抢种”,自己怨言牢骚不少,而母亲却从来视劳动为当然,认定不做事不能生存这个真理。她尘汗交织的面容,佝偻的身影,一直石刻一样印在我心灵深处。

    想起北大校长周其凤的赞母诗,“世上让儿陶醉的是你温馨的气息,给儿力量的是你轻柔的双手,催儿奋进的是你期待的目光,还有你绵长的唠叨就像孩儿总也没有长大……”,虽然平铺直叙,但跟孟郊“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”相比,情感之浓烈并不相差多少。前不久媒体讽刺周其凤祝寿跪母之举,用尽各种想像,却都无关孝道。对此,我在微博里评论周其凤“作秀可嘉”,对他在母亲面前的满腔孝顺,深表敬意。有时我也在思考,是什么样的心态,使这样的孝举成为被嘲笑的对象?从小被母亲辛苦养育成人并且成名成家的孩子,在母亲生日之际,跪在母亲面前泪诉衷肠,也是人之常情,又有什么理由可资嘲笑?南京一个青年男子拖着80岁母亲在街上暴打,不会成为网络热点,而一个北大校长,跪在母亲面前流泪诉衷肠,却会引起各方热议。这,就是社会的病态。

    《诗经》中《凯风》与《蓼莪》中对父母辛劳养育,而自己无以为报的心情描写,让我读着读着,就感同身受。尤其是读到“ 顾我复我,出入腹我。欲报之德,昊天罔极”时,情感之哀婉欲绝,不能不让人动容。父亲去世三周年时,我在日志上写道,“终日好高骛远,一心飞跃翱翔,不觉父辈悄然衰枯。”“子欲养而亲不待,自古教训,何其痛哉!”,这时候,不管是习习南风,还是猎猎北风,都难以吹散心中之痛。那次在家乡举行过纪念仪式,我就开车转道长沙回广州,车到湘潭,正逢暴雨,想到父亲去世前对这条高速公路的赞美,突然就泪流满面,不能自已,只得把车停在路边,任雨水交加,雷电轰鸣,世界似乎紧缩得只剩下车内小小空间。

    夜深之际,窗外明月淡云相伴。和风习习,宁静安谧。站在窗前,拿着父母在老屋前的合影,看着那熟悉的场景,过去的日子生动再现,不禁有点鼻翼酸然。老屋墙上的枯藤,在秋风中萧瑟,像极相片上的父亲母亲。而那时候,竟然以为那都是些非常平凡的日子,跟从前没有一点区别。“惟思父母盛年,报恩犹有时也。”大概,许多当儿女的,跟健康中的父母在一起时,都是这么想的吧,“有的是时间!”。父母高寿,儿孙满堂,而又能老幼咸集,济济一堂,也算是人生一福。可这些,其实并不总能是永远。

    儿子在遥远的英伦,通过微信发来祝福,简简单单的几句话,让我倍感温暖。而我此时,却在回忆着父亲。

    这就是中国人,一代一代,通过亲情,通过爱,不断传递,并且放大,成为中国文化中最值得敬之颂之的传统。

    “睍睆黄鸟,载好其音。”希望当今满世界的媒体,都是这唱着好听歌儿的黄鸟。至少,在孝顺父母这件事上,能够充当发扬光大的渠道。

 

附:原文

1、《诗经.邶风.凯风》

凯风自南,吹彼棘心。棘心夭夭,母氏劬劳。
凯风自南,吹彼棘薪。母氏圣善,我无令人。
爰有寒泉,在浚之下。有子七人,母氏劳苦。
睍睆黄鸟,载好其音。有子七人,莫慰母心。

 

2、《诗经·小雅·蓼莪》

蓼蓼者莪,匪莪伊蒿。哀哀父母,生我劬劳。

蓼蓼者莪,匪莪伊蔚。哀哀父母,生我劳瘁。

瓶之罄矣,维罍之耻。鲜民之生,不如死之久矣。

无父何怙,无母何恃。出则衔恤,入则靡至。

父兮生我,母兮鞠我。拊我畜我,长我育我。

顾我复我,出入腹我。欲报之德,昊天罔极。

南山烈烈,飘风发发。民莫不榖,我独何害。

南山律律,飘风弗弗。民莫不谷,我独不卒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0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