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水静流深

你若爱,生活哪里都可爱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祭父  

2013-05-04 00:48:57|  分类: 原创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祭父 - 水静流深 - 水静流深

 

        今年农历三月二十二日,父亲十周年忌日。正好是五一节。

         特意提前两天赶回家乡,跟母亲和哥哥一起,为父亲筹备纪念活动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们兄弟的想法,原本是请亲朋好友一起到家里,吃顿饭,烧点纸钱,跪拜一番,算是纪念。在农村,这算是比较隆重的形式。但母亲知道后,却表示反对。她认为,不如自己一家人在一起,亲戚朋友都不请,只请司公们到家做一场法事“印七”,能让父亲得到实实在在的慰藉和利益,又不致于影响亲戚们。

      “印七”是一种比较隆重的法事,由道士主持,敲敲打打,大概费时得一天上下。也需费不少钱,如果请了亲戚,他们还得送礼。母亲觉得心里有点不安。

         于是,服从母亲。舅舅,姑姑,伯伯叔叔们都不请。我前一天陪着母亲在市场上买好了一应什物,纸钱,鞭炮,三牲,豆腐,香烛,红白纸之类,母亲还做好了米粑,请了方圆几十里比较有名的司公队伍。在处理这一切的时候,她是那么细致、周全、沉稳和大气。看着刚从病中痊愈不久的母亲做着这一切,我像小时候一样,她指东我就向东,驾着车随她在镇上的市场里游走。

         五一那天早晨,不到五点我就醒来。看窗外天光早早就很旺眼,鸟雀的鸣叫也很热闹。想起十年前的这个时候,父亲在老屋的旧床上仙逝,所有的情景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    听到母亲放鸭子出门,又仿佛听到父亲站在门前一边刷牙一边咳嗽的声音,一切宛如旧日,母亲还在重复着她喜欢的生活,父亲却已经与我们阴阳相隔。时光如刀,不知不觉中,就将我们与父亲的分别,一瞬变为十年。

       阳光出奇的灿烂。四个司公穿着道衣,吹唱敲打,烧纸做辑,我则前前后后忙着放鞭炮,烧纸钱,换灯烛,跟着作辑,没事时就坐在凳子上静听他们用一种特殊的调子唱歌。

      十年前,也是这样,在父亲的遗体旁,我跟着这些司公们,整夜地围着堂屋转动,听他们唱诵着那些从古到今的故事,从姜子牙到诸葛亮,从周文王到李世民,都是些劝谕的话语,要如何将世事看淡,将心事放下,将阴阳看成轮回,慢慢的,悲苦中有平静,复杂中有无奈,心情变化万千,肉身像是沉重的负累,只是在精神的牵引下,机械地前行。

       有人说父爱如山。我是在父亲逝去后才体会到这一切。

      世上许多事情大抵如此,应当珍惜的,当你拥有时,却视为当然,甚至啧有烦言。父亲对我从来威严有余,要求严格,信奉“棍棒底下出英才”,在我淘气的童年时代,享受的是他的呵斥,少年时代,因为成绩差到极点,经常被他斥打,青年时代,成绩出奇的好时,他却经常提出一些更高的要求,在我看来,仿佛永远也达不到他给我设定的那个上限。于是我跟父亲,总是仿佛隔着一层。当他老了,我也成家立业时,他开始变得慈祥,却又因为病痛,变得敏感脆弱。而且我也已经很难再与父亲坐在一起,哪怕是吃顿饭,聊阵天。在忙碌中,仿佛一切都是那么如水流般地过去了。

      人的一生,其实就是那么一场梦一样的瞬间,父子之间的情份,算来也就不过一场有时限的交集罢。

      太阳升到正午时,司公们将架在屋前禾坪里的几十捆黄色的纸钱架起来,点燃几十卷鞭炮。

      站在主祭者背后,全家十几口人成行排列。

      烟雾迷漫之中,火光摇曳,牛角声呜呜响起。那种低沉的曲调,像一声声沉闷的叹息,发自心底。

      母亲悲声痛哭。哭诉着父亲的那些未曾实现的梦想,说着父亲对我们的期望,说起她自己这些年对父亲的思念。

      在旋转着热能的空气里,我仿佛很坚强地眯着眼,却感觉到自己的眼泪正叭叭地落在水泥地上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8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