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水静流深

你若爱,生活哪里都可爱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萦绕  

2013-07-11 08:31:18|  分类: 原创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萦绕 - 水静流深 - 水静流深

 

    回到城中,一直不怎么说话。晚上坐在理发店理发,跟熟悉的理发师聊天时,只是重复着一句话,怎么现在还会有那么穷的地方,那么穷的人。

    那险峻山岭中的山寨,那些衣不蔽体的人群,始终萦绕在心头。

    离开村子时,一个光着上身背着小孩的老头敲着白色面包车的车窗,抓住后视镜不愿意松手。口里嚷嚷道,我是村里最穷的,为什么不给我扶贫?我在家访的时候,他从头到尾跟着我,背上一个最小的孩子,一两岁的模样,另外还有三个小孩,加上两三条小黄狗,像一支小队伍一样,陪着我从这家到那家。他最大的孩子是个女孩,脸庞清秀,但身体和衣服脏污得实在不敢靠近。村里的曾书记和罗村长也一直对我说,他确实是这村里最穷的。每家贫困户也向我反映,这个叫做罗振发的人,是村里最穷的,你们要帮就去帮他家吧。我们家还行,比他要好。可是,他有四个小孩,违反计划生育政策,按照政策,是不应该列入帮扶对象啊。这话我没好说出来,只是沉默着,任由他跟着我们。原本想给他照个相,或者拿手机偷拍几张,但那样的情况实在让自己心里很堵,也就失去了拍照的意兴。

    在罗胜发家里,找不到坐的地方。小院子大概有十几个房间吧,看起来很宽敞,却都是摇摇欲坠的危房。顺着山壁而建,分前后两层。前面一层在下面的坡地,后面一层在上面的坡地。两层之间没有木梯,只有石头堆砌的石梯,长着青苔。堂屋在后面,放着农用的风车等物,还有三四个蜂箱。我随手拉个破凳子坐下,刚坐下,身上就落了十几只蜜蜂,在头上脸上嗡嗡地飞扑。

   单身汉罗振南家里算是条件较好的,原来的危房因为政府的补助重建成新房,面积虽然只有五六十平方米,但依坡而建,还算整洁。罗振南今年41岁,身体健康,思维顺利,村长陪着我们到他家时,他特意切了西瓜,泡了茶,都是他自己种的。西瓜无籽,又红又沙又甜,茶叶名叫黄金贵,我估计大概是高山乌龙的一个品种,味道还不错,很香很醇。

    像罗振南这种单身汉,村里不少。模样周正的姑娘们都像鸟儿一样飞走了,山外的姑娘谁会愿意嫁到这远山之中呢?所以基本上都是近亲结婚,或是村里有些没出去的姑娘,就在村里找个男人成了家。近亲结婚的结果,当然是可以想像的。像贫困户罗雄生的儿子,精神就有问题。我以前扶贫的村里,有些打工存了点钱的汉子,还可以买越南妹,而在这里,看来买越南妹也是一种奢望吧。所以有些男人实在没办法了,也只得找个残疾人娶了。即便精神有点问题,也都不去理论。

    这个村子不大,依山而建。散落在十几个互相对望的山峰之间。所以这些村落,看起来很近,但你从这村到对面的村,走得慢一点得半个小时。坡岭之上,到处都是柚子树。还有不少茶树。村里有些地方有水泥路,但看得出年代久远,已经变成粗砺的路面。大部分都是用顽石铺成的,还有些就完全是泥路。因为刚下过雨,石头路面和泥路都很湿滑,须小心择路而行。

    在几个自然村之间走动着。我们无疑是这个村子里很长时间以来最受关注的一行人。所到之处,老人、女人和孩子,还有一群一群的大狗小狗,像过节一样地跟着我们。一时间鸡飞狗跳,小孩哭闹,显得热闹非凡。

    客家人好面子,问起年收入,都说有两三万。我为了算帐,问一户罗姓人家,一年能收多少柚子,他答道大概五六千公斤。按照当前的市价,一公斤柚子大概可以卖得三元钱左右,还必须是好价钱,何况还有生产成本没有计入。他没有其他的收入,我不知道这两三万从何而来。当然每家都有在外面打工的,但这些初中都没有毕业的人,在外面打工,能挣回多少钱呢?贫困户赖国球的儿子刚20岁,已经在深圳打工4年了。我问老赖的老婆,儿子一年拿多少钱回来?她告诉我,每个月两千来块钱的工资,大概刚够他自己用,从来没有拿过钱回来。

     在回城的车上,我们一车人都叹息连连。一致认为帮扶这个村是真正的任重道远啊。

     记得在赴村的路上,我很有豪情地在记事本上写了首《东行道上》的五律:

     飞驰罗浮间,扶贫去顺里。
     喧嚣脑后远,风景眼前迷。
     青山苍生情,白云赤子意。
     昨列朱门上,今夕爱东篱。

     回来后,却没有“爱东篱”那么写意了。萦绕在心头的,除了那些美如仙境的云霞和青山,更多的是那些贫穷的家庭,那些破落的房屋。

     这个村除了贫穷和美丽,还有一个值得记载的,是曾经的南昌起义部队的落脚点之一。朱德当年率起义部队往广东转移,一路上被追袭,只得不断地往大山深处走。在这样风雨飘摇的时候,某日走到这个村时,战士们实在走不动了,于是只得休息了几天。现在这里还有一个简陋的纪念馆,保存着当年朱德住过的房间,墙上也列有红军总司令解放之后的墨宝。

    中国的革命老区,如今已经有部分地方因为新的扶贫政策和优惠措施,慢慢脱离了贫困。但不可否认的是,大部分的老区,仍然停留在非常原始的境况之中。不必谈公共服务设施,就连最基本的生存条件,少数都付阙如。当天安门红旗漫卷的时候,当灯火辉煌觥筹交错的时候,我们是否应该多想一想这些曾经为革命付出过惨重代价的地方呢?如今中央讲“八项规定”,戒奢糜之风,倡群众路线,希望能够把那些省下来的钱、从贪官袋子里挖出来的钱,拿一些放到老区去。也希望那些不食人间烟火的官员,能够真正下到群众中去,知道老百姓所思所想,以及他们的真正需求。

    回到家,夜晚坐在灯下,看着窗外城市的霓虹闪亮,广州塔变幻着七彩,想起村中,有些家庭甚至因为交不起电费,没有装电灯,这种反差,让我没有感慨,只有无语。

    清晨起床,仍然在想着。

    不可自已。在这种萦绕心头的情绪里,枯坐着,凑成一首七律《访贫归来》,谨做纪念。也希望能够真正做点实事,为那个地方发挥点微薄的作用。

   

七律 访贫归来

 

红军漫卷红旗去,山奇水丽遗顺里。

村道蜿蜒飘雾岚,夏花灿烂闻太息。

棚屋萧索生绿苔,危楼困顿依绝壁。

贫苦家中坐流连,霓虹灯下叹云泥。

   

萦绕 - 水静流深 - 水静流深

 

萦绕 - 水静流深 - 水静流深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5)| 评论(2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