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水静流深

你若爱,生活哪里都可爱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渡口  

2013-10-24 12:56:06|  分类: 诗经我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

渡口 - 水静流深 - 水静流深

 

      我读《诗经》之“国风 邶风-----匏有苦叶”

 

       经常在梦里会出现一个渡口。

       大概是童年的某个片断在脑海中的残留。

       一条从南向北的河流,碧波如靛,两块青色的条石,一东一西。河上只有一只带蓬的木船。悠闲地晃悠在水草边。

        在这个渡口上,我渡过了少年到青年,然后慢慢地走入中年,也将慢慢地老去。就像那个不管有雨无雨一直戴着蓑笠的船夫。那仿佛就是我的化身。

        某个迷雾如酪的早晨,布谷鸣叫着,你似乎上了这条船。然后在某个星光灿烂的夜晚,当流星划过天际,船上却只剩下一些气息。期间有洪水漫过河堤。也有阳光铺满河岸以及两旁的阡陌。有歌声从远到近,从近到远。似乎,你曾经在我的船篷上挂上过一串流苏。我曾经和衣入水,像鱼一样在水草间缠绕。也曾经躺在船上,听风隐秘地诉说一些往事。

       一切的记忆,当你生活在其中的时候,人都是糊涂的。只有当时光成了记忆,一些年轮才会蜿蜒着出现在断面上。那些线条,浓缩着多少酸甜苦辣。

        就像此时,我的记忆中,慢慢地浮现出许多梦境中的东西。山岗上的树林,河岸上的柳梢,田野里的芳草,雨水打在河面上的水花,远去的背影,还有那些语重心长的叮嘱。

       怔忡之间,阳光迷晃了我的眼睛。未合上的金黄色窗帘,将阳光渲染得更加灿烂。

       一切,仿佛就这样逝去了。一切,却就像从未开始。

      一万年,也许我仍然就这样,在这晃荡着的木船上,在大雁来去的天空下,春秋冬夏地周而复始,既像是等待,也像是告别。

 

附:《诗经》“国风 邶风-----匏有苦叶”


匏有苦叶,济有深涉。深则厉,浅则揭。
有弥济盈,有鷕雉鸣。济盈不濡轨,雉鸣求其牡。
雝雝鸣雁,旭日始旦。士如归妻,迨冰未泮。
招招舟子,人涉昂否。人涉昂否,昂须我友。

 

【译文】
葫芦瓜有苦味叶,济水边有深渡口。深就垂衣缓缓过,浅就提裙快快走。
济水茫茫涨得满,岸丛野雉叫得欢。水涨车轴浸不到,野雉求偶鸣声传。
又听嗈嗈大雁鸣,天刚黎明露晨曦。男子如果要娶妻,趁冰未融行婚礼。
船夫挥手频招呼,别人渡河我不争。别人渡河我不争,我将恋人静静等。

渡口 - 水静流深 - 水静流深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3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